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科技项目

被传销撕裂的家庭:父母辞职寻子两月才知其已死

点击: 时间:2017-08-12 03:46:25

  共享单车刚兴起时,一二线城市对这种新兴事物持开放态度,整个行业极速扩张,但由此也产生了一系列社会问题,让城市管理者头疼,比如过度投放、违规乱停、车辆运营维护不到位、企业竞争无序、企业主体责任不落实、用户资金和信息安全风险等亟待规范的问题。

  8月2日,经国务院同意,交通运输部、中央宣传部、中央网信办、国家发展改革委、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公安部、住房城乡建设部、人民银行、质检总局、国家旅游局10部门联合出台了《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提出要按照“服务为本、改革创新、规范有序、属地管理、多方共治”的基本原则,从实施鼓励发展政策、规范运营服务行为、保障用户资金和网络信息安全、营造良好发展环境4个方面,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,进一步提升服务水平,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的出行需求。

  “政府最怕我们不可控。”余熠表示。在优拜团队的解决方案里,有一条是与公共自行车配合,因为其投资方永久公司负责上海所有公共自行车服务。基于此,优拜添加了扫公共自行车的功能,提供差异化的产品和服务。

  “我们现在已经与多方政府谈合作,我们还可以为政府单车进行改造。”优拜单车智能设备总监廖建良指出,就扎根二线及以下城市的共享单车企业而言,取得政府信任是至关重要的一步。

  用场景化体验进行差异化竞争

  “并不是每个城市都值得进入。进入二线及以下城市时,第二梯队共享单车企业一般都会复制摩拜单车、在一线城市的模式——跑马圈地、抢占先机。到了一定饱和度,同行再投放就不划算了,你必须打差异化的牌。”联合创始人、韩美分析称。

  余熠算过,国内万人口以上、适合单车投放的城市有多个。优拜单车的策略是优先进入,并在进入城市拿下较大市场份额。如果说一线城市留给后来者的是资本壁垒,那挡在二三线城市后来者的则是无法撼动的政策限制——政府不再允许无限制投放。目前优拜单车已进入20多个城市。

  共享单车在面对市场效益与社会责任的博弈时,终究沦为了资本的打手,遵循了商业本质,造成了共享单车乱堆乱放、弃之野外的局面,虽然每家共享单车都推出了电子围栏,但碍于技术原因,信号偏差在几十米左右,远不能做到精准。

  “共享单车中的智能设备,最直接的就是智能车锁,而智能设备最重要的就是电源,如何有源源不断的电力就成为最大的挑战。”廖建良指出,优拜单车采用高功率的钢化玻璃承载的太阳能(5., 0.06, 1.05%)板,比一般太阳能板的供电能力高出两倍以上,能快速补充电量。并且透过各种传感器收集数据、用精细化的高科技手段实现了每辆单车的定位、开锁、骑行轨迹等,会逐步实现消费场景的推荐,从衣食住行方面真正用一把锁打通生活圈的无缝对接。

  复古气息十足的红木车;高碳刚车架、强力避震的公路车;应雪地条件的雪地车,每辆车酷炫造型同时融入高科技的动感元素。目前,优拜正在进行定制化场景用车。

  优拜正在进行定制化场景用车,这是雪地用车优拜正在进行定制化场景用车,这是雪地用车

12岁的张义也想哥哥张超。以前,他想要什么,哥哥多半会给他买。

张超一直是家里的骄傲。

张超出事后,每有媒体到访,家人都会拿出张超的一些证件——大学毕业证、入党培训结业证,还有记录多次献血记录的献血证,以此证明“张超有多优秀。”

屋子的墙上,贴满了暗黄色的奖状。张海说,张超从小学习好,培养他上大学花了很多心血,“农村孩子,只能靠上大学走出去。”

张海至今记得,年夏天的高考,“儿子考了分,过了二本线。”

发小张洋说,张超从小就懂事顾家。“他不讲究吃穿,也不怎么花钱。上中学时,我俩经常一起吃饭,他花1块钱买4个馒头,点个炒土豆丝就算应付了。高中毕业那会,他还去别人店里打零工,做家教,想着能补贴点学费。”

张超从小被奶奶带大,去年过年,拿了工资的他给70多岁的奶奶买了一只银手镯,老人很喜欢,整天戴着。

一位邻居回忆,张超从小讨人喜欢,不骂人不打架,学习也比同龄人好。“村里谁家有点事,站门外一喊他就来了。每次我家的电视、风扇坏了,他都会过来修。”村里大学生不多,张超算是被“看好的那个”。

家人印象里,上了大学后的张超更加懂事。只要一放假回家,总会帮着爸妈一起干农活,套上一件围裙,在院子里打玉米。

眼下,村外一人多高的玉米秧已经抽穗,浇下的粪水还没干透。张洋站在院子里,想起去年晚些时候,二人蹲在这里搓玉米,“屋顶上、地上铺满了金黄的玉米棒子,我俩忙活了好几天。”

张超家所在的郓城县郭屯镇西张楼村,离最近的街区也有5里地。密集的民房被狭窄的村道划开,红砖高墙的院落边,混杂着破旧的土坯房。

张超家在村子最西,高墙大院内,只有两间平房和一间水泥砌的储物间。一家四口分居两室,张超的卧室极其简陋,陈旧的木床上方横着一根铁丝,上面挂衣物,一块木板撑起来,给张超做了书桌。

张海说,这处院落为5年前新建,“想着张超以后要娶媳妇,得盖个新房。”此前的20年,一家人住在南边的土房里。如今,老房子已经破败,院内长满杂草。

去年大学毕业后,张超和家人一起,把院子铺上了水泥,他说自己以后要带个女朋友回来,想把家里装修得好看一点。

张超去世的消息传来,母亲王英终日卧床,一天只吃一顿饭,一听到别人谈起张超就大哭。年迈的奶奶被亲戚接到别处,脱下张超送的几乎不离身的手镯。

表姐杨芳说,张超的去世,对这个家而言,“就算完了”。

等待

张超去世的消息也很快在村里传开,“传销”也成为村民口中“害命的东西”。

一名村干部介绍,全村多户人口,壮年劳力几乎都外出打工,家家操持着三五亩庄稼地。如此不富裕的村子也经历过多次“传销”的侵袭。“前几年,村里也有年轻人进入传销,都是家人亲戚拉进去的,有的过段时间也就回来了。以前只知道传销会骗钱,但第一次听说传销还害命。”

家人至今不知道,张超在天津的3天里经历了什么。

杨芳称,现在案子就张海一个人在处理,他们也帮不上忙。家里都是农村人没文化,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事情,感到很无奈。

8月8日入夜,张海从天津返回家中。这是儿子死去近一个月来,他第三次往返天津。第一次,是7月14日接到张超死亡的消息;第二次是他去天津将儿子遗体火化后带回;第三次,是8月7日在媒体追踪报道后,他去天津询问案情进展。

张海从天津警方获悉,7月15日,公安机关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将犯罪嫌疑人祖某某、刘某某、王某某依法刑事拘留。

对于接下来的打算,张海说,只能等调查结果,相信警察会还孩子一个公道。他转头看着妻子所在的屋子,“也希望孩子妈能站起来,面对现实。”

同样遭受丧子之痛的曲鹏旭、何林坤父母,也在等一个说法。

7月25日,何林坤的母亲张芳从运城回到南充后,几乎每天都去杨泉家里坐着不走,就想等着见他一面,问问为什么把何林坤骗到运城做传销。

父亲何家贵请了运城当地的律师,希望可以为孩子伸张正义。

8月9日,运城警方通报了何林坤案案情,案发后已控制16名传销人员。其中,殴打何林坤的犯罪嫌疑人陈晓华、王延垒、孙华权、罗娟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已被刑事拘留;3人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罪已被刑事拘留;1人因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被行政拘留15日。殴打何林坤的在逃人员陈方祥正在全力抓捕。

将何林坤骗到运城的杨泉也被警方控制,他因威胁人身安全被行政拘留10日。

曲鹏旭的哥哥曲瑞哲则说,当时警察说抓了几个看守弟弟的人,都是涉传销的人。尽管鉴定意见称弟弟是溺水死亡,但弟弟为何瞒着家人和单位去天津深陷传销,又是怎么溺水死亡,这些还不得而知。他们家人所做的只能是等待。

来自河北的李义华夫妇不想再等待。

7月4日,读大二的女儿李玉从家中离开,说去天津实习。此后,她不肯透露工作地点,仅有的几次与家里联系就是要钱。

8月1日,女儿又说要元“买电脑”,引起李义华的怀疑,他提出去天津送钱,女儿大发脾气说“不见面,也不要电脑”。此后,电话关机,微信不回,再没能联系上。

李义华夫妇怀疑女儿进了传销组织,8月5日来津寻人。

此前,女儿通过微信发来的一个定位显示在滨海新区一处停车场。他俩走遍附近3公里的街道、小区,拿着女儿的照片逢人便问,没有结果。夜里,他们也守在定位地点,“总觉得女儿会出现。”

8月8日,二人得知静海打传队解救了一批传销人员,赶去询问依然没有女儿的消息。

“到底去了哪里?”李义华瘫在椅子上,“不知道该去哪儿找,但还得找下去。”

(张海、杨芳、张洋、王英、张芳、张义、李义华、李玉均为化名)

新京报记者 李明 赵吉翔 赵蕾 赵凯迪 刘经宇 实习生 李强

程翠英特意叮嘱了儿子“不要瞎跑”。过了几天,曲鹏旭的电话一直联系不上。她后来才知道,当时曲鹏旭已身处天津。

曲鹏旭家属称,5月8日,天津静海警方来电称3月31日发现一具无名男尸,因在水中时间过久无法辨认,决定采取程翠英夫妇的作对比。经比对发现,证实为失踪的曲鹏旭。

发现曲鹏旭遗体的地点为天津市静海区静海镇范庄子村生态西湖内。距离发现张超遗体的地方20多公里。

哥哥曲瑞哲称,当地警察告诉他们曲鹏旭涉及当地非法传销。附近村民告诉他,周围村子存在很多传销窝点。

曲鹏旭全家福,右四为曲鹏旭。家属供图

寻子之旅

获知曲鹏旭死讯前,他的父母辞去工作踏上2个月的寻子之旅。

3月14日最后一通电话后的一周,程翠英并没有等来儿子的通话,多次打儿子电话也不通。

“爸妈很担心,让我和姐夫一起去北京找他。”曲瑞哲说,3月21日,他们到达曲鹏旭所住的公寓,公寓老板娘说好几天没看到曲鹏旭。

曲鹏旭所工作的公司人事部表示,曲鹏旭请假多天没来上班。3月16日他最后一次通话打给公司请假,称家里有事得回家一趟。

之后,曲瑞哲在公寓电脑QQ上发现弟弟与他以前同学聊天说3月12日去天津,当天晚上就回来。

在曲鹏旭旧手机上的购票软件上有两张车票信息,其中一张已出票的为3月12日8:25从北京出发到天津,另一张未出票的是4月4日北京回锦州。

曲瑞哲发现弟弟不仅骗了母亲还骗了公司,弟弟早于3月12日到了天津。但弟弟已经订了清明节回家的票,为何会失踪?

3月23日,曲瑞哲和父母等5人到达天津寻找曲鹏旭。但家人也很迷惘,不知从何找起。

后来发现,曲鹏旭3月17日曾在静海某银行机取款元,家人随即在静海找了几天,直到3月28日依然没找到,于是回家再作打算。

4月6日,程翠英夫妇两人独自前往静海区,分别在城关、独流等4个派出所报案,并将曲鹏旭通话记录上的可疑联系人电话提供给警方,之后警方让他们回家等消息。

程翠英夫妇并没有回去,他们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30块钱一晚的小旅馆落脚。每天早上6点钟外出寻找,晚上8点钟回去。

一天,他们在小饭店吃饭时,程翠英告诉店主来找孩子的,还拿出照片给店主看。店主说,这一带经常有传销人员出没,都是年轻人,有时还到店里吃饭。

程翠英让店主留意一下,如果曲鹏旭到店里吃饭,一定要把孩子留住。

店主还告诉他们一条寻找线路,第二天程翠英夫妇先坐出租车沿着线路跑了一遍,并没有什么发现。因为打车费太贵两人之后决定步行寻找。“出租车打不起,一次将近块,我们只能靠两条腿。”

田地里、小河边、小树林、火葬场、废品站等地方都找遍了。在静海找了一周,程翠英夫妇始终没有找到儿子。

他们并不知道,曲鹏旭早已死亡。

藏起的照片

得知儿子去世后,程翠英时常想起儿子生前的点滴,就像电影画面一样,一幅一幅出现在脑海。

在程翠英眼中,儿子是个听话、有想法的人,“当初就该把他留在身边。”

曲瑞哲说,弟弟骨子里有些倔。他们家在锦州做着小生意,条件不错,也不指望弟弟挣多少钱。父母一直希望弟弟能留在当地工作。但弟弟不愿被束缚,想要自己出去闯。

年毕业前夕,学校给曲鹏旭安排了一份在北京的实习工作,因专业不对口,曲鹏旭辞职后又找了一家专业对口的工作,月薪元。

工作一年后,他觉得没有发展前途,于年6月,换了一份月薪元的工作,因为工作做得不错,公司承诺,等曲鹏旭入职满一年后,工资涨到元。

程翠英听儿子说现在的工作挺顺心,也是他一直以来都想做的计算机相关专业工作。

曲鹏旭常跟母亲讲他工作的事情,但程翠英听不懂。于是就转过来劝他,一个人在北京工作挺辛苦,也挺孤独的,饭没人做,衣服没人洗,不如回锦州,那样离家也近些。

曲鹏旭告诉母亲:“我要回去您就白供我上学了,让我试试先在北京闯两年,我不能半途而废,吃点儿苦就吃点儿苦。北京发展前途大,等我二十七八岁了,准能够一个月拿一万多块钱,您别操心让我回来了。”

程翠英一直怕儿子在外面吃苦,但却不好总叫他回锦州,“儿子想要在外面闯,我们肯定要支持。”

她还记得去年6月第一次到北京看儿子的场景。那天在火车站,曲鹏旭特别开心,还问老两口,想吃什么他请客。

为给儿子省钱,他们在儿子公寓楼下的一个小馆子,点了三碗面条。

那是北六环外一个村里的公寓,儿子住在二楼一间30多平方米的房子,月租元。

第二天晚上,程翠英专门给儿子做了他爱吃的红烧排骨和西红柿炒鸡蛋。曲鹏旭下班回家后,吃了几大碗。

最后一次和儿子待在一起,是年春节。

过年前两天,曲鹏旭打电话问母亲,他出来参加工作挣了一点钱,想给喜欢喝酒的父亲买两瓶好酒,程翠英谎称他父亲戒酒了不用买。他又问要给哥哥、姐姐、姐夫买些什么,程翠英说,什么都不用买,有这份心意家里人就特别感动。

曲鹏旭出事之后,老两口白天几乎都待在家里。程翠英拿着儿子的照片,一边看一边哭。曲瑞哲担心老人身体,把弟弟的照片都藏了起来,手机里的照片也都上传到网上加了密。

程翠英一到晚上就睡不着,她老想起今年元旦,儿子从北京回锦州,凌晨四点到家后睡不着坐在她床边唠嗑的情景。好不容易睡着了又梦到儿子坐火车从北京回来,笑着叫她“妈”。

如果不出意外,今年的清明节曲鹏旭将回到锦州一家人团聚。曲瑞哲说,每次弟弟回来,他都要带着弟弟出去吃一顿好的,再给他买上两身新衣服。

曲瑞哲有时恍惚地竟怎么也想不起弟弟长什么样子,但耳边却一直在回响着他在喊自己“老哥……老哥……”

这个家“完了”

  今年3月以来,数名年轻人身陷各地传销组织而失去生命。每一名死者背后都有一个悲痛的家庭。

  在官方最初的通报中,他们被冠以“无名男尸”。

  但张海知道,儿子张超,25岁,学习好,孝顺,是家里的骄傲。7月14日,张超的遗体在天津市西青区张家窝镇一条小路上被发现。

  何家贵知道,儿子何林坤,23岁,善良,没和人打过架。7月14日,被骗至山西运城的何林坤因拒绝参加传销活动,被多名传销组织成员殴打致死。

  程翠英也知道,儿子曲鹏旭,24岁,一心想要出去闯的自信男孩。3月31日,曲鹏旭被发现死于天津市静海区静海镇范庄子村生态西湖内。

  张超之死

  7月14日,张海打给儿子张超的电话终于被接通,并不是儿子熟悉的声音。一名派出所民警在电话那头说,“张超死了。”

  25岁的张超是家中长子,7月10日,他从山东郓城县老家出发前往天津面试。

  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发布的通报显示,张超当日来津到静海区误入传销组织。

  “他怎会误入传销组织?”张海等家人感到意外。

  同样让张海意外的还有张超此前突然辞职回家。

  张超表姐杨芳说,张超去年大学毕业后,到云南一家建投公司工作,“国企,有五险一金,一个月工资有四五千。”

  今年6月底,张超辞了这份父母看起来挺好的工作,回到山东老家。

  村里的发小张洋曾听张超提过换工作的想法。“他说以后要谈个女朋友成家,还要照顾上了年纪的爸妈,就想着回家来发展。”张洋说,张超从云南辞职后,并未直接回家,而是去了北京面试。后来北京的公司不如意,就打算回家再继续找工作。

  张超的小姨说,他云南的工作挺好,就是有点远。他本来计划慢慢干下去,把工资涨起来。但想到家里爸妈年纪大了,奶奶也需要照顾,今年就想着换一份离家近的工作。

  张洋记得,6月29日上午,他骑着电动车到郭屯镇,把拎着行李箱的张超接回村。当天下午,他就陪着张超在网上找工作。

  12岁的弟弟回忆张超在家的一个多星期,“几乎都在上网找工作,一直发简历。”

  张超的简历中,透出求职的急切。他称自己“刚离职,随时可以去上班”,对于新工作,他甚至表示“可以从一名实习生干起”。他的期望职业是建筑施工现场管理,期望月薪:-元/月。

  张洋理解张超找工作的急切,同是农村考出去的大学生,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支持上四年大学不易,“一家人都指着他。”所以,刚刚离职回家的张超,甚至不敢耽误几天,想快速找到工作。

  新工作总算有了眉目。

  张海听儿子提起,一家公司应许了他对薪资待遇的要求,但公司在天津有项目,需要去天津面试。

  小姨说,张超之所以去天津找这家公司面试,是想着干一段时间能调回山东。

  张超买了7月10日从郓城去天津的火车票,上午7时57分出发,下午3时15分到。

  表姐杨芳回忆,到天津后,张超打电话给母亲报平安。晚上再联系时,张超称已在一家旅馆内住下。他说已经跟公司的人接上头,但是对方有事,要第二天才能面试。

  7月11日,家人再次给张超去电询问面试情况,张超的反应有些“不对劲”。

  母亲王英打电话时,张超并没有接。过了一会儿,张超给母亲回电说,感觉这里环境不是很好,不行的话就回去。

  家人并未多想,12日一天未与张超联系。13日,王英多次拨打张超电话,已无人接听。

  老两口隐隐觉得不放心,到14日一早再打电话,却得知儿子的死讯。

  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通报称,张超误入传销组织后,7月13日,传销人员王某某发现张超有中暑症状,并服用藿香正气水等药物,但病情未见好转。当晚,传销人员王某某、刘某某雇用祖某某夫妇开车,共同将张超送往天津站让其回家。途中发现病情严重,将其遗弃。

  7月14日7时许,警方在西青区张家窝镇灵泉北里南侧附近小路上发现了张超的遗体。

  更多不幸者

  发现张超遗体的那天傍晚,在山西运城,四川南部县人何林坤因拒绝参加传销活动被多名传销组织成员殴打,送到医院时已死亡。

  23岁的何林坤是家中独子,去年大学毕业。

  父亲何家贵常教育儿子,应分得清是非,也别惹事。他得意自己管教有方,从小到大,善良的儿子没和人打过架。

  7月15日上午9时,何家贵接到派出所电话,“你儿子出事了,在运城和人打架。”

  次日,多位亲人赶到运城市盐湖区一家殡仪馆。何家贵看见儿子的腿部和腰部有伤痕。

  运城市公安局盐湖分局的案情通报显示,今年6月,何林坤经其同学杨泉以介绍工作为名诱骗至运城进行传销。因何林坤拒绝参加传销活动,被传销组织控制并限制人身自由,为了迫使其服从管理、加入传销,犯罪嫌疑人陈晓华指使其他犯罪嫌疑人王延垒、孙华权、罗娟、陈方祥对何林坤进行体罚殴打,致使何林坤头部遭受钝性外力作用导致蛛网膜下腔弥漫性出血,呼吸循环衰竭死亡。

  24岁的辽宁锦州人曲鹏旭是另一个陷入传销组织而死亡的不幸者。直到他死亡快两个月,他的家人才得知死讯。

  年,曲鹏旭从锦州本地一所专科学校毕业后,来到北京工作。今年3月14日,曲鹏旭给母亲程翠英打电话说,想去石家庄考计算机等级证书,也跟公司请了假,这两天暂时先不联系。

  程翠英特意叮嘱了儿子“不要瞎跑”。过了几天,曲鹏旭的电话一直联系不上。她后来才知道,当时曲鹏旭已身处天津。

【环球时报驻南非特派记者 李志伟】法新社11日报道称,肯尼亚独立选举委员会最早将于11日下午公布大选第一轮投票结果。据英国广播公司()11日报道,初步统计数据显示,谋求连选连任的现总统肯雅塔得票数领先。在已完成统计的95.3%的选票中,肯雅塔的得票率为54.3%,奥廷加的得票率为44.8%。不出意外,肯雅塔将在第一轮以超过50%的得票率当选新任肯尼亚总统。

原标题:被传销撕裂的家庭

今年3月以来,数名年轻人身陷各地传销组织而失去生命。每一名死者背后都有一个悲痛的家庭。

在官方最初的通报中,他们被冠以“无名男尸”。

但张海知道,儿子张超,25岁,学习好,孝顺,是家里的骄傲。7月14日,张超的遗体在天津市西青区张家窝镇一条小路上被发现。

何家贵知道,儿子何林坤,23岁,善良,没和人打过架。7月14日,被骗至山西运城的何林坤因拒绝参加传销活动,被多名传销组织成员殴打致死。

程翠英也知道,儿子曲鹏旭,24岁,一心想要出去闯的自信男孩。3月31日,曲鹏旭被发现死于天津市静海区静海镇范庄子村生态西湖内。

张超之死

7月14日,张海打给儿子张超的电话终于被接通,并不是儿子熟悉的声音。一名派出所民警在电话那头说,“张超死了。”

25岁的张超是家中长子,7月10日,他从山东郓城县老家出发前往天津面试。

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发布的通报显示,张超当日来津到静海区误入传销组织。

“他怎会误入传销组织?”张海等家人感到意外。

同样让张海意外的还有张超此前突然辞职回家。

张超表姐杨芳说,张超去年大学毕业后,到云南一家建投公司工作,“国企,有五险一金,一个月工资有四五千。”

今年6月底,张超辞了这份父母看起来挺好的工作,回到山东老家。

村里的发小张洋曾听张超提过换工作的想法。“他说以后要谈个女朋友成家,还要照顾上了年纪的爸妈,就想着回家来发展。”张洋说,张超从云南辞职后,并未直接回家,而是去了北京面试。后来北京的公司不如意,就打算回家再继续找工作。

张超的小姨说,他云南的工作挺好,就是有点远。他本来计划慢慢干下去,把工资涨起来。但想到家里爸妈年纪大了,奶奶也需要照顾,今年就想着换一份离家近的工作。

张洋记得,6月29日上午,他骑着电动车到郭屯镇,把拎着行李箱的张超接回村。当天下午,他就陪着张超在网上找工作。

8月8日,山东郓城县西张楼村,张超12岁的弟弟独自一人站在屋外望着大门口。他的父亲前往天津询问案情进展未回,母亲因极度悲伤卧床不起,屋里屋外全靠弟弟张罗。新京报记者彭子洋摄

12岁的弟弟回忆张超在家的一个多星期,“几乎都在上网找工作,一直发简历。”

张超的简历中,透出求职的急切。他称自己“刚离职,随时可以去上班”,对于新工作,他甚至表示“可以从一名实习生干起”。他的期望职业是建筑施工现场管理,期望月薪:-元/月。

张洋理解张超找工作的急切,同是农村考出去的大学生,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支持上四年大学不易,“一家人都指着他。”所以,刚刚离职回家的张超,甚至不敢耽误几天,想快速找到工作。

新工作总算有了眉目。

张海听儿子提起,一家公司应许了他对薪资待遇的要求,但公司在天津有项目,需要去天津面试。

小姨说,张超之所以去天津找这家公司面试,是想着干一段时间能调回山东。

张超买了7月10日从郓城去天津的火车票,上午7时57分出发,下午3时15分到。

表姐杨芳回忆,到天津后,张超打电话给母亲报平安。晚上再联系时,张超称已在一家旅馆内住下。他说已经跟公司的人接上头,但是对方有事,要第二天才能面试。

7月11日,家人再次给张超去电询问面试情况,张超的反应有些“不对劲”。

母亲王英打电话时,张超并没有接。过了一会儿,张超给母亲回电说,感觉这里环境不是很好,不行的话就回去。

家人并未多想,12日一天未与张超联系。13日,王英多次拨打张超电话,已无人接听。

老两口隐隐觉得不放心,到14日一早再打电话,却得知儿子的死讯。

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通报称,张超误入传销组织后,7月13日,传销人员王某某发现张超有中暑症状,并服用藿香正气水等药物,但病情未见好转。当晚,传销人员王某某、刘某某雇用祖某某夫妇开车,共同将张超送往天津站让其回家。途中发现病情严重,将其遗弃。

7月14日7时许,警方在西青区张家窝镇灵泉北里南侧附近小路上发现了张超的遗体。

8月8日,山东郓城县西张楼村,张超居住的房间仍保留他离开时的样子。新京报记者彭子洋摄

更多不幸者

发现张超遗体的那天傍晚,在山西运城,四川南部县人何林坤因拒绝参加传销活动被多名传销组织成员殴打,送到医院时已死亡。

23岁的何林坤是家中独子,去年大学毕业。

父亲何家贵常教育儿子,应分得清是非,也别惹事。他得意自己管教有方,从小到大,善良的儿子没和人打过架。

7月15日上午9时,何家贵接到派出所电话,“你儿子出事了,在运城和人打架。”

次日,多位亲人赶到运城市盐湖区一家殡仪馆。何家贵看见儿子的腿部和腰部有伤痕。

运城市公安局盐湖分局的案情通报显示,今年6月,何林坤经其同学杨泉以介绍工作为名诱骗至运城进行传销。因何林坤拒绝参加传销活动,被传销组织控制并限制人身自由,为了迫使其服从管理、加入传销,犯罪嫌疑人陈晓华指使其他犯罪嫌疑人王延垒、孙华权、罗娟、陈方祥对何林坤进行体罚殴打,致使何林坤头部遭受钝性外力作用导致蛛网膜下腔弥漫性出血,呼吸循环衰竭死亡。

24岁的辽宁锦州人曲鹏旭是另一个陷入传销组织而死亡的不幸者。直到他死亡快两个月,他的家人才得知死讯。

年,曲鹏旭从锦州本地一所专科学校毕业后,来到北京工作。今年3月14日,曲鹏旭给母亲程翠英打电话说,想去石家庄考计算机等级证书,也跟公司请了假,这两天暂时先不联系。

40岁的杨女士家住青山绿景苑,自从儿子放暑假后,家里的空调从早开到晚。上周,看着7月份多元的电费单,杨女士很是心疼。当晚夫妻俩就跑到儿子的小房里打起了地铺,因人多怕热,特意把温度调低到了23℃。

如此过了两天,第三天早上,夫妇俩一起床都觉得头昏脑涨,儿子更是脸色发白身上发烫,再一量体温39.3℃,短短10分钟吐了3次,一家人立刻打车往武汉市普仁医院赶。

武汉市普仁医院急诊科主任黄海东详细问诊后,诊断他们患上了“空调病”。“空调房温度过低,人过多是罪魁祸首。”他解释说,室内外温差过大,人在出入时忽冷忽热,很容易导致体内平衡调节系统紊乱,抵抗力下降。加上空调房长时间密封,一家人全都挤进一个小房间,处于缺氧状态,容易出现头晕头痛呕吐症状。经过补液、退热、吸氧等对症处理,几个小时后三人病情明显好转。

,!。

上一篇:社区文化节走进梅岭 节目精彩连连老少观众乐开怀

下一篇:90后男将今年仅3人进四强 大满贯首冠在何时?

相关推荐: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

©2011 - 2017 版权所有

6